股神雅戈尔的绝招

作者|金不换

“什么主业不主业的,赚钱就是我的主业”。

在雅戈尔2018年度董事会议上,董事长李如成曾这么说道。

22年来,这家上市服装龙头公司,靠炒股等融资大赚400亿。

副业投资的挣钱能力吊打服装主业,雅戈尔的“股神”大名不胫而走。

但“股神”能够纵横股海的绝学,却使散户们可望而不可及。

01

美国股神巴菲特的风投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前身是一家纺织公司。

在国内,同样是时装纺织起家的雅戈尔,同样在风投领域大杀四方,早在数年前便有人称之为“小伯克希尔哈撒韦”。

不久前,雅戈尔2020全年销量预告新鲜出炉。

预计年均实现归母净利润71.51亿元,同比下降80%,44.70亿元的净利润来自于融资,同比上年暴涨203%,占了净利润大头,其次是地产板块的净利润约10.14亿元,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而老本行服装板块相形见绌,总共赚了10.1亿,同比萎缩了8%。

虽然“不务正业”的有着炒股、卖房、服装“三驾马车”,但卖房和服装带来的收入仍未能与“炒股”相提并论。

雅戈尔去年要在投资里获得颇多,主要和持有的宁波银行股票大涨有关,2020年仅凭择机套现所持宁波银行股票,便在证券市场大赚了26亿元。

从今年至今年2月,雅戈尔仅“薅”宁波银行这一支股票,更是套现达100亿。

股海浮沉乃是常事,雅戈尔厉害之处就源于“炒股”投资的效益一如既往的“发挥稳定”。

自打1998年登陆沪市主板上市伊始,雅戈尔便在证券投资市场闯荡,wind数据显示,过去22年来雅戈尔“炒股”等投资收益达400亿,“小伯克希尔哈撒韦”之名也算是名不虚传。

就连雅戈尔董事长李如成也颇为感慨:

我做了30多年服装,利润都是一点一点积累下来的。但投资就不一样在线配资,一下子就能挣制造业30年的钱!

上市企业热衷炒股的不胜枚举,战绩会更加卓著者的寥寥无几。

因为,雅戈尔“炒股”,此“炒”非彼“炒”。

02

其实在上市之初的几年,雅戈尔“炒”的股相当是推动自身业务。据财经媒体报导公布,上市次年,雅戈尔买的股票集中在服饰销售、龙头商场等行业,如上海九百,上海时装股份有限公司、还有现在退了区的华联超市等。

而到了股票股指冲击6000点大牛年2007,在证券市场一片火热氛围中,雅戈尔也演绎狂热炒家。

2007年报显示,雅戈尔一番操作猛如熊,买卖过的股票数量高达69个,涵盖金融行业的中国平安、工商银行、电信公司的中国联通,甚至也有货运物流中国远洋等众多公司的股票。

这69只股票,其中42只赚钱,17只亏损,乍一看,赚钱的操作比亏钱的多,但一算成本,合计卖出金额2.28亿元产生的投资收益为1808万元,收益率只有8%以上,要知道沪指当年近100%涨幅配资门户,雅戈尔的炒股水平明显走输了行业雅戈尔主营炒股的上市公司,惨淡的不堪入目。

如果回顾雅戈尔的炒股史,会看到诸如2007年和2015年的两次超级疯牛,其余年份雅戈尔的炒股多数是以损失收场。

就这水平算是哪门子的“股神”?

实际上“股神”雅戈尔,并非是所谓含义里的“炒股”,但无法从二级市场里大赚百亿,雅戈尔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雅戈尔“炒股”赚钱的第一个绝招,可称为“收割”。

在二级市场买卖流通股根本不是雅戈尔的主流炒股手段,认购原始股新股或是定向增发,然后随着股票上市流通一路减持套现雅戈尔主营炒股的上市公司,才是雅戈尔在证券市场盈利的主要特点。

比如,雅戈尔购买宁波银行的最低价是在2004年以1元/股的报价竞购的1.56亿原始股,去年套现时的宁波银行的复牌已经超过了30元/股,上涨了30倍。

凭借资本运作,雅戈尔在一级市场降价买入股票,等待上市之后在二级市场套现跑路,本质就是一级市场的机构镰刀割了二级市场散户韭菜。

雅戈尔“炒股”赚钱的第二个绝招,可称为“财技”。

2015的大牛市那年,雅戈尔对中信股份格外执着,通过参与港股认购,二级市场买入等手段不断入股中信,一年时间,累计投入164亿巨资,投入的资金量达到二雅戈尔进资产额的85%,最终拿下中信股份4.99%的股权份额。

此番操作成为孤注一掷,在中信股份上押了重注赌命。

可惜赌运受阻,不但没赚到反而令雅戈尔赔得满地找牙。买中信股份股票的买在了时期“山顶”上,前后三年时间使雅戈尔大幅损失70.82亿元。

直到三年后的2018年,雅戈尔花了只有1.15万的美元,又买入了区区1000股的中信股份,却神秘的化解了在中信股份上不停巨亏的窘境局面。

这区区1000股,让雅戈尔持有的中信股份份额从4.99%变成了5%,根据相关财务准则,中信股份就可以算作雅戈尔的联营公司。

雅戈尔财报中对中信股份的融资就从“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变成了“长期股权投资”。

这下区别大了。“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计价原则是二级市场的复牌,10.98港元/股,而“长期股权投资”的计价原则却是账面的进资产,约为18.94港元/股。

“财技”,便是财务技能,凭借神奇的财技,在营收中把中信股份每股增值了70%,照此计算,当时的雅戈尔净利润暴涨至了93亿元。

巨亏的投资由此华丽转生,秒变重大利好。要知道,这种控制成本的神来之笔,对雅戈尔而言能不是初次,完全是轻车熟路。

03

资本大鳄雅戈尔,左一招“收割”,从一级市场降维打击,右一招“财技”,炒对了是赚炒错了或者赚。

散户面对具有不对称优势的机构类敌人,只能被拿捏得死死的。

不过在2019年,雅戈尔却认为“金盆洗手”剥离投资销售:基于公司已经确定聚焦服装主业的策略方针,为了避免资本行业波动对公司的不确定性影响,使得投资者以及热钱市场对公司的了解、判断很完整、更严格,公司拟不再新增非主业领域的财务性股权投资,并择机处置既有财务性股权投资项目。

过去22年,雅戈尔利润总值约580亿元,炒股等融资销售贡献了逾400亿元,主营的服装销售收入,相形见绌。

面对投资销售的诱惑、主营业务的困扰。习惯了赚快钱的雅戈尔,能否回头去主业服装赚辛苦钱?

雅戈尔用行动给出了答案,2019年,雅戈尔加大了拿地的幅度,当年在地产里的投资年均翻了一倍高达70亿元。

到了2020年,雅戈尔继续在楼市市场狂奔,全年拿地金额飙到了92亿元,跻身百强拿地企业的排名之列。

退出了股权,又加注了地产。

雅戈尔李董说的哪句“什么主业不主业的,赚钱就是我的主业”,其实也有上半部分“如果有好的项目我们干嘛不投?”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7号配资在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g-mg.com/11202.html

作者: 股票配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