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托投资、代客炒股,发生纠纷后可以这样办(附裁判规则)

委托投资公司炒股

文/刘 高

湖南芙蓉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重庆市市长黄奇帆曾言:“金融的实质就是三句话”,其中第一句便是“为有钱人理财、为用钱人投资。”委托理财,顾名思义,就是是指委托人(有钱人)和受托人(专业人士)约定,委托人将其资产(一般是资金、证券等金融资产)委托帮受托人打理,并按期支付让受托人一定比率收益的资产监管活动。

从刑法层面讲,委托理财须同时具备下列理由:一是委托人和受托人达成委托理财的合意,对金融性资产的特点、数额及成本比率作出确定约定;二是委托人将自己的热钱、证券等金融资产交付受托人,由受托人对这种资产进行融资管理,受托人根据效果获得肯定的回报。现实中,由于股票市场的专业性委托投资公司炒股,最常见委托理财就是委托他人炒股股票配资,因此也称代客炒股。

委托投资公司炒股

一、委托证券从业人员炒股时的协议效力问题

股票投资是高度专业活动委托投资公司炒股,很多人认为证券从业人员具有专业特点,尤其是在证券公司的工作经验,还更有必然得到外人无法证实的外部消息。因此,现实中委托证券从业人员炒股者不在少数。日后就会出现争议,合同的效力往通常是第一大争论焦点。、

【案例】何芳洁与陆冰晶委托投资协议纠纷案

【案号】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浙04民终1025号

【法院认为】从《委托合同》内容来看,陆冰晶与夏志锋为确保一定经济利益,约定由夏志锋进行证券投资,陆冰晶将其自有的资产委托帮夏志锋,由夏志锋在资本行业从事股票交易活动,该协议具有金融类委托投资合同的性质。夏志锋作为证券公司从师人员,在其任职之后内履行《委托合同》的情形,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四十三条所准许的行为,因此本案《委托合同》应当认定为无效。

【链接】《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四十三条 证券交易所、证券公司和证券登记结算机构的从业人员、证券监督管理机构的工作员工包括宪法、行政规章禁止开展股票交易的其它员工,在任期甚至法定限期内,不得直接以及以化名、借他人名义持有、买卖股票,也不得收受对方赠送的股票。

任何人在作为前款所列人员时,其原未持有的股票,必须予以转让。

委托投资公司炒股

二、委托投资协议无效后的责任承担问题

合同无效,并不意味着基于该协议所造成的代价均无需赔偿。根据合同法的要求,合同无效后,需依照协议当事人的过失大小分担责任。

【案例】鲁晓云等诉陈志龙委托投资协议纠纷案

【案号】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4)沪一中民一(民)终字第3180号

【法院指出】陈志龙主张其股票账户亏损437,322.80元,是属有据。该损失应该按照当事人的过失大小、过错与代价的因果关系等确认委托双方的责任。考虑到委托理财合同无效,鲁晓云与陈志龙均有过错,其中鲁晓云作为专业人员,相比较陈志龙过错较大;以及损失客观上属证券市场的高风险造成;鲁晓云从中并未获利等原因,本院对陈志龙的索赔酌定由陈志龙自负40%的责任,鲁晓云负担60%的责任,李云作为债务人鲁晓云的亲属,对鲁晓云在两人关系存续时期出现的这笔债务承担共同追讨责任。陈志龙要求由鲁晓云、李云承担陈志龙股票账户的所有损失,理由与根据均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

司法实践中,一般多判定身为证券从业员工的受托人对于协议的无效具有首要过错,应承担主要责任。例如前述何芳洁与陆冰晶委托理财合同纠纷一案,法院认定受托人承担75%的索赔。

但是,根据个案特殊状况,其它的责任承担形式也不乏存在。例如,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1)沪二中民四(商)终字第849号案,法院指出,罗某某作为证券公司的从业人员,明知法律禁止银行从业人员私下接受用户委托买卖期货,仍与屈某签订委托合作投资协定,并诉诸实践,最终造成协议无效且导致屈某股票亏损,罗某某对此存在必须过错。另一方面,屈某具有多年炒股经历,应当了解此类禁止性规定。屈某在明知罗某某为证券从业人员的状况下,仍与罗某某达成协议,并为此受到损失,屈某对此也存在必须过错。因而,原审法院判定屈某和罗某某应对合同无效所产生的负担各分担一半的责任,并无不当。

委托投资公司炒股

三、民间代客炒股行为的效力问题

证券从业人员具有专业特点,但此外有另一句名言称“高手在坊间”。民间的“股神”很多之后也会得到他们的青睐,从而受托代客炒股。

【案例】姚少玲、赵瑛珺委托投资协议纠纷

【案号】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1民终8888号

【法院指出】根据相关司法的细则,机构代理员工投资应该获得特定的许可,但作为长期存在的坊间委托投资行为,现行司法对于主体资格及许可并无规定,故自然人两者的受托理财行为要适用委托代理的刑法条例。姚少玲自愿委托赵瑛珺代理买卖股票,且不存在违反宪法禁止性规定的情形,应当遵从当事人的契约自治,维护合同的有效性。即便某些协议存在无效的行为,也不应因此阻碍整个协议的效力。原审法院判定双方之间的委托代理关系合法合理,符合宪法的要求。至于姚少玲称赵瑛珺同时代理多人炒股,已经具备机构代理投资的特点,应当具备特定的许可,否则合同要为无效的原因。本院认为,首先,无证据提示赵瑛珺代理炒股的详细数量,且法律里作为多少人属于多人亦无定性;其次,目前尚无法律对自然人代理他人炒股在数量上做出限制;第三,姚少玲提出的看法均为学理观点,且存在分歧。故姚少玲主张赵瑛珺同时代理多人炒股,涉案委托代理关系应为无效的原因丧失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起诉。

委托投资公司炒股

四、民间代客炒股发生损失时的承担问题

股市涨跌起落,“股神”也经常能产生损失。在民间代客炒股行为合同有效的状况下,如果出现损失,同样有必然出现质疑。

【案例】姚少玲、赵瑛珺委托投资协议纠纷

【案号】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1民终8888号

【法院指出】根据委托代理合同法律关系的特点,代理人以被代理人的旗号所为的刑事行为,法律后果由被代理人承担。赵瑛珺接受姚少玲的委托,为姚少玲买卖股票。股票市场本来具有高风险,对于买卖股票导致的获利,难以以代理人选取的股票,买卖的时点界定其能否存在过错。现姚少玲并未有证据说明赵瑛珺利用代理人的身份恶意买卖股票,从而导致姚少玲的损失,故本院认为赵瑛珺并不存在过失。且依照查明的事实,赵瑛珺代理姚少玲买卖的股票,期间亦有很高额利润,最终的巨亏与股票市场总体衰退也具备较大关系。姚少玲主张赵瑛珺存在过失,应当担负部分补偿责任的根据不足,本院亦遭到起诉。

可见,在坊间委托投资协议有效的状况下,如果出现损失,除非受托人存在严重过失,否则出现损失均由委托人承担。

委托投资公司炒股

五、保底条款的效力问题

一些受托人(特别是机构)为吸引委托人委托其投资,通常能约定委托人不分担损失以及确保委托人不论盈亏均取得必须收益,此即为“保底条款”。

【案例】胡由蔼与徐自芳民间委托理财合同纠纷案

【案号】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3民终10224号

【法院指出】证券投资是高风险的经营活动,上诉人胡由蔼与被上诉人徐自芳于2015年6月8日签订的《委托理财协议》约定由徐自芳提供资金,胡由蔼操作其股票账户进行股票买卖,盈利由双方平分,所有损失均由胡由蔼承担,这一条款中对于全部损失均由胡由蔼承担的保底条款通过确保融资本金不损失,免除了徐自芳作为委托人应承担的投资成本,与委托代理法律关系的基本原则相悖,也符合了金融市场的几乎规律及交易规则,因此《委托理财协议中》关于委托账户出现损失由胡由蔼补齐到初始金额后缴还徐自芳的保底条款要确定为无效条约。依照合同法的条例,合同无效后,双方要互相返还,有过失的一方必须补偿他们似乎所得到的代价,双方又有过失的,应当各自分担相应的责任。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对于协议无效均有过错,过错大小相当,且两人承诺利润平分,故本院确定索赔亦由双方平均承担。

在这方面,最高法院亦有一则经典范例。

【案例】亚洲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与长沙同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委托理财合同纠纷上诉案

【案号】最高人民法院(2009)民二终字第1号

【法院指出】关于保底条款的效力。本案委托投资协定所承诺的年10%的固定回报率属于保底条款。尽管该保底条款是经费委托管理合同双方以意思自治的方式对受托行为所设置的一种激励和影响制度,但该条约导致双方诉讼权力义务严重缺失,既不符民法上委托代理的刑法体系形成,亦符合宪法的公正原则。为此,本院认定本案委托理财协议中所涉保底条款无效。

关于委托投资协定的效力。虽然我国《合同法》第56条规定:“合同部分无效,不妨碍其他个别效力的,其他部分依然有效”,但在本案订有保底条款的委托理财合同中,保底条款与协议其他内容协定不具备可分性,其只是可以独立分离出去的协议部分,而是与合同任何个别存在密切的牵扯关系。就本案中委托投资协定之协约目的而言,委托人青基会除希望委托资产本金的健康外,尚希望高达10%的固定成本回报率。因此可以说,若没有保底条款的存在,当事人双方特别是委托人通常不会签订委托理财合同;在保底条款被证实无效后,委托人的缔约目的似乎失去;若让协议其他个别继续有效并履行,不仅违反委托人的缔约目的炒股配资,而且几无履约意义,将造成极不公平合理之结果。有鉴于此,本院认为,保底条款要属本案中委托投资协定之原因条款或核心协议,不能成为相对独立的协议无效部分,保底条款无效应造成委托投资协议整体无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7号配资在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g-mg.com/11287.html

作者: 股票配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