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托熟人理财炒股买基金 百万元血本无归(图)

委托投资公司炒股

委托熟人理财炒股买基金百万元血本无归

市民戚某委托别人王某的儿子王某某理财,王某某承诺投资100万元一年后就能连本带利收回115万元,后戚某与王某某签订了一份委托理财协议。戚某分9笔将100万元现金存入王某儿子张某的VIP账户委托投资公司炒股,并由其交给王某某。一年后,当戚某前去催钱时,却被告知投资失利,本金被套牢。无奈,戚某将王某某及儿子刘某告上法庭。最终委托投资公司炒股,一审、二审法官均支持了戚某的案件请求。

委托他人投资炒股票血本无归诉请想赔偿

戚某与王某是公司同事,他一直看王某说起自己儿子王某某是某银行公司理财经理,很多同学将闲钱交给他投资获得了良好的利润。戚某听后更是心动,并把王某帮忙约见了王某某,不久双方便达成投资意向。2010年3月3日,戚某和王某某签订了一份委托理财协议,约定由王某某为戚某理财,金额为100万元,年收益率为15%,代理期限为2010年3月10日至2011年3月9日,资金投向限定为股票基金等金融理财产品。

2010年3月4日,王某用其子张某的名义在某银行开立了一个VIP账户,并告诉戚某用该款项进行支付方便快捷,不用等候,尤其合适大额交易,戚某答应了王某的建议。当天,戚某向该帐户存入现金20万元,3月6日和7日,又分别存入现金30万元和22万元。由于当年戚某的身份证丢失,还未来得及补办,办理业务时,王某在第1、3张存款单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在第2张存款单的签名处写上了“代办”二字。3月5日,戚某通过存款机分两次向该帐户存入现金共计9万元。3月7日,戚某又分四次存入现金共计19万元。至此,戚某分九笔将100万元现金全部存入了王某儿子的帐户,王某将这笔钱转卖给了王某某。

合同承诺的一年代理期限之后,戚某找到王某某索要本金和成本,但王某某称,因受金融危机的影响,投资失利,本金已被套牢无法取出。2011年5月,戚某见索款无望,便将王某某及其丈夫刘某告上法庭,请求判令:被告王某某和上诉刘某偿还欠款及成本115万元。

原告提交证据构成证据链被告拒不认账终审输官司

庭审中,戚某向法院递交了受托理财协议原件和9笔交易的收据。显示该款项自开立后,只有这9笔存款和1笔支出。对于戚某存入的前三笔存款王某某予以回应:“这三笔款项和你无其他关系,是我哥的侄子委托其交与我进行炒股用的。”对于后六笔28万元的贷款,王某某称与自己无关。“我哥曾告诉我你跟它素有经济往来股票配资平台,28万元是你拿来偿还她曾经贷款的。”随后,第三人王某为说明王某某的主张,向法院递交诉状一张,证明2010年其收到戚某支付的25万元。戚某当庭否认:“这笔钱是我在融资期间向你借的,与本案无关。”

至此,本案争议焦点为戚某是否利用王某将100万元交付给了王某某。法院觉得:首先,王某用其子张某的名义设立账户供自己使用,张某对此并不知情,故此案中的相关责任不应由张某承担;第二,王某主张戚某存入的28万元是用于偿还其债务的事实,未提供确切的借条,仅以一张收条说明两人素有经济往来,不能证明其提倡,法院不予采纳。因此,可判定这28万元是转给王某某的100万元的构成个别,属于戚某向王某某支付用于投资的货款;第三,关于前3笔款项共计72万元,王某称是其儿子全部,由其代转王某,但如果其与王某是亲姐妹,王某的侄女也应是王某某的侄子,为何由王某转手而不直接卖给王某某,这与常理不符。戚某对于王某以张某名义开立帐户的事实和资金流入如此明了,若这72万元与戚某无关,其能够能说得十分具体。另外,王某在存入30万元时也签名为“代办”。法院经证实看到,戚某自己的账号在筹集这100万元期间也显然有较多现金提款记录。综合以上原因,可认定为这72万元是戚某委托王某存入上述款项,从而向王某某交付的投资总额。

法院经二审认为,王某某在合同中向戚某保证“投资总额年收益率为15%”,即协议期满后除须缴付戚某本金100万元外,还要借贷成本金15万元。刘某与王某某是夫妻关系,应对夫妻关系存续间的债权承担连带责任。据此,崂山区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终审裁定:被告王某某、刘某返还戚某理财资金100万元并借贷成本金15万元。

一审判决后,王某某与刘某不服,并提到原告。“28万元是戚某偿还我哥的欠款,和我完全没有关系,我压根就不知道。”王某某仍宣称,“至于哪72万元,戚某和我哥是多年朋友兼老友,知道存款的想法不足为怪。相反,戚某提供的3月7日4张取款单间隔时间很近,据我所知,其中一张银行卡在取出20万元后也有40余万元,他又不一次性取出,这不合常理配资平台,而且戚某不通过银行支付,却非想要求现金又存入,也有悖常理。此外,无论委托合同能否履行,都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刘某无须承担责任。”但作为自己的此类诉求,王某某并未提供合理证据说明。戚某听后,立刻要求反对:“我分四次取钱是因为银行取款机每天有存款额度,每次提款上限为5万元。”

二审法官受理后指出,一审宣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刑法正确。2010年3月4日、6日和7日,由第三人王某代存72万元,同年3月5日、7日,戚某分六次又将28万元存入到此类账户,并由王某将该费用转到王某某的股市账户,戚某所提交的证据可产生一个完整的证据链,证实其显然将100万元交由王某某,且无证据表明这100万元是案外人委托王某某理财的货款,故王某某主张双方协定已履行的追偿不成立,一审开庭宣判其垫付本金收益金是合理的。因该费用造成的欠款债务关系确出现在王某某与刘某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故驳回法院裁定刘某承担连带责任是合理的。据此,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改判判决:驳回原告,维持原判。(记者陈思思)

律师提醒:委托理财需擦亮眼”“

近年来,委托投资理财成为市民提高收益的一个新选择,但鉴于缺乏特定的投资理财知识,委托投资案件时有出现。

山东加舜律师事务所律师周宏森提醒广大投资者:投资者在委托投资时,应选用经营规范、口碑良好的公司发行的委托理财产品。投资者可以利用搜集各项报告清楚该公司的财务现状、公司的管控情况、风险状态等。对于财务不佳、公司治理结构不完善、经营成本较高的公司发行的债券产品不宜购买。选定了信托公司之后,投资者应重点关注与证券公司签署的债券协议。信托合同是明确投资者与证券公司权利义务的惟一书面文件,投资者一定要仔细阅读。最好交一份委托炒股协议在证券公司备案,如果证券公司能盖章更好。同时,投资者自己要一直掌握一下自己的股票账户和资金款项的状况,不要认为有了委托人、签了协议就万事大吉,坐等“收成”了。投资者如看到以委托理财为名,涉嫌违法经营、非法集资等违法行为的,应立即报警。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7号配资在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g-mg.com/11298.html

作者: 股票配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