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众筹炒股无人监管 被套200万不知群主叫啥

不少炒股者经常在网上搜炒股秘籍,加入股票论坛,而微信股票交流群成为这些股市获取各类信息和讯息的平台,不少“股神”在得到群友的认同后,他们有的骗取各种论坛、微信的赏金红包,有的起初推出自己的基金计划。大家把钱集出来留给一两个群上的大佬或是“带头大哥”一起炒股票,亏了自己倒霉,赢了你们分钱,不少参与者至今还认为这是一种新兴的互联网众筹金融体系,而作为背后的成本并无了解,而相关律师则声称,这种让自己的钱还给“带头大哥”去赚钱的方法成本极大,而发起者则指控涉嫌集资。

今年3月,一条声称上证指数要冲破5000点的帖子发生后,引起了网上股民的重视,点击量达到176万次。而随着上证指数在6月15日站至5176.80点的高位时,这名网名为“见水不吃”的发帖人终于成了“带头大哥”,然而就在7月以来股市水深火热之时,7月8日,这个回复页数超过732页的热帖突然被发帖者封帖。

“股神”出山:

忽悠赏金10万元

据知情人士介绍,导致“见水不吃”封帖的立马原因是在7月2日,有网民发帖称他是一个骗子,网友“安心如天”称:“那个‘见水不喝’现在可以封为亏货给老大了,自己曾经仍老嘲笑他人是亏货,现在他带的群因在5100点全仓买洪都和东北电气,一直全仓跌停到7月8日,现在盘面反弹后,大家亏损稍微改变点,但也深陷深套的命运。”这个“揭底”的帖子迅速就得到了很多网友回复。

华辉(化名)就是这个群里的成员之一,2月23日,他在天涯看到这个贴子时不屑一顾,但是随着上证指数疯一样地涨出来,他起初加入“见水不喝”建立的微信群。“群上一般有200多个人,你让帖主发私信互报微信号,他就让你加为同学拉出来。”华辉说,他是第四次发私信时他们才回复他,“那些喊大哥叫得认真,愿意询问他的就会回复。”

在华辉看来,这个“见水不吃”是个精通炒股技巧、有真相消息的大佬。华辉坦言,在4月~6月间,自己跟随这位“股神”赚了不少钱,不过目前想来,那个时侯只要买股票就没有不挣的配资炒股,当时也有人让自己的钱拿出来给群主让帮着投资,赚了就笑哈哈地打赏。风险是在6月中旬以后发生的,华辉的本金亏了50%,大概12万元,“因为亏了钱,于是就在群上讨论,但是似乎被群主踢出群,我在跟随这个群期间通过短信红包‘孝敬’了不少,但是没想到一亏钱就被打出群,再也联系不里这个人了。”

华辉这个之后又翻看这位“见水不吃”的帖子,才得知,这个账号的登录时间正是他第一次发帖那天,2月23日,为了发这个热帖,这名发帖人仍专门申请了一个新号,而这篇热帖从发帖至今,得到的天涯赏金已经高达954万,根据天涯赏金100元等同于人民币一元来计算,这篇帖子前后不到半年时间得到了9.54万元,“群上也有众多赚钱的股民发微信给他,但是被套住之后,他先封了天涯的帖子,还让不少质疑他的人打出群,就再也联系不里了。”

发大招:

建股票群混熟后众筹

北京某证券公司的职员施俊泊(化名)同时管理着3个500人的大微信群,全部都是关于股票的。这些群上聚集了长期期待在股市上掘金的人,而这种群友大多数不知道施俊泊的真正身份,他们或是由亲戚拉进这个群,或是参与线下活动被推荐进这个群,他们只清楚群主“石头哥”是一个股票高手,因为经常能在群上放出大量的图表和股票走势图。刚起初进群的“单耳”是一个投资总额至少百万元级别的老股民,他是被同学推荐进群的。

单耳说,时间长了,大家在群上就开始“大哥”、“老爷子”地喊出来,开始仍只有请教买点什么股票,有两天有人建议,干脆让钱还给群主替我们炒股票吧,有钱大家一起赚!立刻有人在群上应和起来。

很快,一份名为《泰山一期1.0》的活动策划书在群上公布出去,策划书让活动内容取名为“众筹欢乐、投资赢家”,征集对象是群上的全部群友,募集规模在100万~200万元之间,操作团队有四个人,都是平时群上非常活跃发言的哪几个,并且设了邀请监督小组,列出名字的有7个人,根据策划书的内容,募集总额分三档:2万、5万、10万,盈利超过30%的之后退出清算程序起初分红还本,而预警线为0.85,平仓线为0.8,这就是说当股市市值超过投资金融80%的之后才会强制斩仓清仓。单耳说,后来有群友认为这个数字更保守,实际操作可以去到70%,最后被操作团队接受了。策划书还发布了净值公布周期为一个月,委托管理费2%/年,此外公司如何众筹炒股,年化收益率低于10%则不分成,收益在10%~50%之间,提取成本部分20%,收益在50%左右,提取成本部分25%,且“操作团队不开展收益分成,不缴纳其他收费”。

单耳炒股15年,看到这份策划书后也是犯嘀咕:“这不就是私募基金吗?群主胆子不小呀。”然而让单耳想不到的是,这一期活动迅速就在群上火爆起来,500人群上有很多人都能够参与,最终参加的群友有53名,募集经费超过200万元。

事发:

群友被套发起者“蒸发”

投入10万元的敏叔则没有这么冷静,面对节节下跌的大盘,群上的参与者们也开始不乐观起来,“当时有外媒建议签个合同或是电子协议,立即有人跳出来反对,说太麻烦,这么不认同干脆不要玩。有个操作团队成员直接说‘目前只有靠自我道德束缚’。”然而投入这个项目后来,敏叔就不得不面对深度套牢的结局在线配资,“又没有对方的电话,甚至不知道他们的真正姓名,只有一个打款账号的昵称,跟电脑电话上骗子的帐号一样。现在投资缩水了能取下来也不可以,有点后悔了。”

枫哥回忆起以前促使他一时冲动拿出十万元参加众筹的缘由在于一位网友说了一句:“大家都是一个群的,迟早熟得象一家人。”正是这句话让他大脑一热就到银行转了10万元给策划书上的账户,而惟一的凭证就是银行的流水。

“现在看来这个真正自由的众筹其实并不自由,看似熟络的朋友圈、微信群其实并不那么熟悉,我仍然不知道群主叫什么!”枫哥说。

业内人士:

微信众筹炒股无人监管

在上海一家正规私募公司从事投资工作的吴小姐告诉记者,一般正规私募公司的门槛在50万~100万元左右,都会与用户签署正规的协议,盈亏责任按合同来,就不存在非法集资的现象,同时这种公司也需要接受国家相关部门的管控。但是通常投资者手里的几万元都是大私募公司不屑一顾的小生意,自然能有坊间的非法私募或集资者将这种钱聚拢起来,以前靠亲友介绍,现在靠微信群公司如何众筹炒股,目的仅仅就是一个,打着大家一起投资开店的幌子募集经费,说得好听就是“众筹”,说白了其实也算非法集资。我国至今对这方面的管理非常薄弱。

北京市中伦文德(广州)律师事务所的吴英律师声称,虽然现在我国尚无专门对于众筹的相关刑法条例,但众筹在实践中是得到法律限制的,一旦越过法律红线,涉及“向社会不相应对象募集经费”,很容易被认定为“非法集资”。

向社会公众吸收资金的情形,同时具有下列四个条件的,就形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1.未经有关部门依法核准以及借助正规经营的方式吸收资金;2.通过媒体、推介会、传单、手机邮件等方式向社会公开宣传;3.承诺必须期限内以货币、实物、股权等形式还本付息或缴交回报;4.向社会公众即社会不相应对象吸收资金。

律师说法:

众筹炒股涉嫌非法集资

吴英表示,在众筹方式中,由于决策权不对称和信息不对称,消费者处于强势地位,因而遭到道德危害侵害的可能性更大。传统资本行业有一套完整的程序来尽可能地帮助消费者规避投资成本,如尽职调查、信息披露、财务会计、股东会议等,由这些金融中介辅助完成议价、定价、交易、股权流通等各个环节,但众筹缺少某些程序,投资者只能依靠本身的信息管道跟过往经验作出危害与成本计算,很容易利益缺失。

吴英告诉记者,中国证券业协会(以下简称证券业协会)曾经制定了《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管理方式(试行)(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管理办法》),该《管理办法》明确要求债权众筹应当采用非公开发行方式,并利用一系列自律监管规定以满足《证券法》第10条对非公开发行的相关条例:一是投资者必须为特殊对象,即经股权核实的依照《管理办法》中要求条件的实名登录客户;二是投资者累计不得超过200人;三是股权众筹平台只能向实名登录客户推介项目信息,股权众筹平台和融资者均不得进行公开造势、推介或劝诱。从这种条款来看,微信群里的众筹活动更似乎在实名登录用户这方面与要求相违背,而因为众筹活动限于朋友圈内或微信群中,双方也没有签订合同,如果众筹者卷款走人,投资者可能血本无归。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7号配资在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g-mg.com/2381.html

作者: 股票配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