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完8000万还得赔偿别人800万 案例告诉你配资多可怕

股票配资亏损赔偿_股票配资什么意思_股票咨询和股票配资

亏完自己的,还得赔偿对方的!有参与场外配资的人处于了这种的可悲状况。

近日,裁判文书网公开了一则民事判决书,配资参与人林某拿出8000万元保证金,与筹资人陈某签订委托协议,出资人提供的经费高达1.44亿元,并用这总计2.24亿元根据配资参与人林某的指令买卖股票,最终意外踩雷2只暴跌股票,平仓后只剩1.36亿元股票配资亏损赔偿,与陈某的初始委托资金1.44亿元相差约800万元。

双方各执一词,只为挽回自己的代价,最终法院能使谁来买单?

配资是“馅饼”还是“陷阱”?

股票咨询和股票配资_股票配资亏损赔偿_股票配资什么意思

被告林某用了8000万元保证金,便撬动了筹款人1.44亿元资金,并动用了增资人的13个证券款项。看似好事一桩,哪想到当时风险重重。

原告陈某与上诉林某于2018年6月4日签订《委托投资合同》,陈某提供多个银行账号,并且以股票账户中的自有资金1.44亿元与被告林某开展合作,林某提供8000万元作为保证金,双方承诺原告陈某根据上诉林某的指令进行操作炒股配资,证券交易的盈亏由上诉林某享有和承担,原告仅按期向上诉林某收取固定成本,到期归还委托资金。

委托投资协议已经签署,原告陈某便依照被告林某的指令买入证券,自2018年6月4日至2018年6月6日三日内将款项内2.24亿元资金所有用完,买入捷顺科技和瑞贝卡两支股票。

风险总是意外降临,当股价产生断崖式下跌时,踩雷的人仍然逃不掉。

2018年6月6日后,捷顺科技和瑞贝卡两只股票出现下跌调整情况,跌幅并不太大。但2018年6月12日,两只股票同时开始下跌,当日吃了一个跌停,后再吃了3个一字跌停。

2018年6月12日,2只股票出现第一个跌停时,委托投资的总资产(委托投资持有的期货市值+委托投资持有的现金)便超过平仓线,原告要求上诉林某追加保证金,但上诉仍然未予追加。

2018年7月初,原告陈某陆续卖出持有的期货,进行加仓操作。由于持续导致一字跌停,且两只股票之后均有停牌,至2018年7月4日,原告陈某才将持仓股票所有售出配资网站,剩余资金共计1.36亿元,与原告初始的委托资金1.44亿元相差了约800万元。

8800万元跌没了,损失谁来承担?

被告上诉,双方各执一词

这起“合作”最终走上了法庭。

原告在诉讼时,提出的请求主要以及:判令被告林某偿还原告负担的本息约800万元;判令被告林某向上诉支付《委托投资协议》履行期间的本息215.85万元;判令被告林某向上诉支付经费占用利息;上述三项请求合计总额为1337.85万元。

但本案的上诉对委托协议的有效性提出了争议,并向上诉提起了诉讼。

被告声称,本案原告的诉求没有任何的事实或者法律依据,原告根本已履行协议承诺的配资及证券买卖等其他协议义务。只是原告伙同案外人取得一些与本案合同无其他关系的伪造证券交易流水,再利用协议欺诈的手段试图通过法律审判非法占有被告的保证金。

被告要求的起诉请求以及:一、确认原、被告订立的《委托投资合同》无效;二、判令原告向上诉返还保证金8000万元以及费用256万元;三、判令原告向上诉支付经费占用利息782.94万元。

那么,合同到底有没合理?法院究竟能支持那一方?

根据当事人的表述和经核查确定的证言,法院指出,原、被告订立《委托投资合同》,该协议的性质是场外配资合同股票配资亏损赔偿,应当获得金融管理部门的核准。在征得同意的状况下,原、被告订立的《委托投资合同》违反了相关司法条例,应当认定为无效合同。但协议无效,不妨碍合同的结算和清理。据上诉计算,在本案股票配资中,原告损失配资本金805.93万元,被告索赔保证金8000万元。

对于上诉在诉讼中强调的“合作之后,原告从未向上诉提供过真正合理的股票交易记录,其向被告提供的交易报表均为其单方制作的伪造结算单”,法院进行了重点审查。

法院审查后声称,原告提供的记载有上诉股票卖出指令的聊天记录和上诉申请法庭获知的股票交易流水相互印证,可以说明原告按照被告指令买入证券,为上诉股票交易实际配资。因此,被告的追偿,法院不予采信。

法院最后裁定:一、确认上诉陈某与被告林某签订的WT20180530号《委托投资合同》无效;二、被告林某应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向原告陈某返还本金805.93万元;三、原告陈某应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向被告林某返还利息256万元。

该判例可见:虽然场外配资的协议不受法律的维护,投资者也不能因此赖账了事,最终受损者一目了然。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7号配资在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g-mg.com/2719.html

作者: 股票配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