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悲催”85后:炒股亏钱还被罚!一个是券商女经理,另一个是高管儿子

新三板高管兼职限制_高管减持限制_公司高管炒股限制

中国基金报记者 陈思扬

作为85后证券从业人员,在2015年大牛市以来也没想按捺住炒股的冲动,2015年4、5月间分别借同学、家政职员帐户开户炒股,不到2个月就陷入“股灾”合计损失15万后又因银行从业人员违法买卖证券遭受行政处罚,这个人或作为全年更尴尬的券商员工了。

同样悲催的85后上市公司高管之子,在股改前一天精准买入,复牌后损失2.6万,并因丑闻交易情形被罚5万元。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常德鹏在这次的证监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声称配资平台,钟湉在国信证券任职之后,作为证券公司从业人员,借用“薛某琼”、“王某磊”证券帐户持有、买卖外汇,没有违法所得。钟湉的此类情形违反了《证券法》,北京证监局决定责成钟湉依法处置违法持有的证券,并处以3万元罚款。

牛市末期借朋友、家政人员开户炒股

“股灾”亏损15万被罚3万

北京市证监局近期公布了对于钟湉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详细阐述了违规过程:

钟湉,女,1987年5月出生。2014年3月,钟湉任国信证券资产监管总部渠道经理,2015年3月26日取得一般银行销售执业执照。钟湉在国信证券任职之后,作为证券公司的从业人员,借用“薛某琼”、“王某磊”证券帐户持有、买卖外汇。

行政处罚决定书披露在线股票配资,薛某琼是钟湉聘请的家政人员。“薛某琼”的银行账号于2015年4月21日通过手机自助开户,开户营业部为国信证券红岭中路证券营业部。三方存管账户为招商银行,资金均由“钟湉”银行帐户转入,累计25万元。

2015年4月22日至7月23日期间,“薛某琼”证券帐户买入、卖出债券79.85万元,实际损失4.59万元。

除了借家政职员账户炒股,同学的款项也涉案其中。

王某磊是钟湉的大学学生。“王某磊”证券款项于2015年5月5日通过网上开立,开户营业部为财通证券平湖水洞埭证券营业部。三方存管账户为上海银行,资金均由钟湉通过“钟湉”、“薛某琼”银行账号转入,累计43.9万元。

2015年7月17日至2016年8月17日期间,“王某磊”证券帐户买入外汇43.83万元,截至2017年7月27日尚未售出,账面损失10.83万元。上述交易均由钟湉通过手机号下单。

以上情形有相关账号的开户、交易、资金流水、账户交易MAC地址、当事人及其它有关人员告知笔录等物证说明。

以行政处罚决定书披露的之后来算,上述两个账户合计损失15.42万元,相比转入的本息,合计损失数额为22.38%。

图3:2015年4-9月间,上证综指大幅波动

针对银行从业员工犯法买卖外汇,国家宪法对此作出了严格要求。

《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四十三条规定:

证券交易所、证券公司和证券登记结算机构的从业人员、证券监督管理机构的工作员工包括宪法、行政规章禁止开展股票交易的其它员工,在任期甚至法定限期内,不得直接以及以化名、借对方名义持有、买卖外汇,也不得收受对方赠送的股票。

任何人在作为前款所列人员时,其原未持有的债券,必须予以转让。

《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九条规定:

法律、行政规章条例准许参与股票交易的职员,直接以及以化名、借对方名义持有、买卖证券的,责令依法处置违法持有的债券,没收非法所得,并处以买卖外汇等值以下的罚金;属于国家工作员工的,还需要予以给予行政处分。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史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影响程度,北京证监局决定:责令钟湉依法处置违法持有的证券,并处以3万元罚款。

证监会曾经公布的2017年上半年案件申请状况显示,截至2017年上半年,今年新增从业人员违规买卖外汇立案案件17起,比去年同期增长112%,从业人员违规买卖外汇行为屡犯不止。

高管减持限制_新三板高管兼职限制_公司高管炒股限制

常德鹏表示,上述情形违反了银行证券法律条例,破坏了市场秩序,必须果断依法惩处。证监会将继续对各种非法擅自行为维持高压状况,维护行业秩序,促进资本市场稳固安全发展。

高管妻、子涉内幕交易

高管之子重组前一天精准买入

除了美女券商经理被罚,今天浙江证监局还发布了另一起85后被罚案件。

当事人:胡鸣一,女,1959年3月出生。朱毅超,男,1987年7月出生。经查明,胡鸣一、朱毅超存在内幕交易钱江生化股票的情形。

详细的涉案经过如下:

2015年3月,北京东方高圣投资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高圣)总经理沈某介绍钱江生化董事长高某跃和上海宝众宝达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众宝达)董事长陈某根、副总经理王某相识。

当年10月,沈某陪王某赴钱江生化考察。王某考察后向FMC汇报考察情况,同时表达了期待FMC的人赴钱江生化实地考察的意图。11月,陈某根、王某、沈某陪同FMC的人去钱江生化考察,高某跃、分管生产的老总祝某山接待。高某跃表达了期待同领域并购的需求。

新三板高管兼职限制_高管减持限制_公司高管炒股限制

2016年1月,高某跃带领朱某同等赴宝众宝达考察。宝众宝达陈某根等陪同FMC上级领导来钱江生化考察,钱江生化的高某跃、祝某山、朱某同接待。2月26日,宝众宝达陈某根、陈某、王某、东方高圣沈某陪同FMC更上一级领导考察钱江生化,钱江生化高某跃、祝某山、朱某同和分管投资的老总胡某接待。期间,高某跃、祝某山、朱某同和胡某四人讨论了能否收购宝众宝达的想法。经协商,此次考察双方确定应加强正式合作。

2016年5月,高某跃再次去宝众宝达现场调研,并与陈某根、陈某、王某进行了进一步沟通。5月30日,高某跃向海宁市委领导汇报公司拟进行资产转让的意向。5月31日,公司发布对于资产转让事宜的复牌公告。

6月7日,公司公告进入重大资产重组程序。7月22日,公司发布通告称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为上市公司以非公开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形式出售宝众宝达控制权同时募集配套资金。

10月28日,钱江生化发布中止重大资产重组公告,称海宁国资委认为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与证监会对公司在未来几年企业转型策略的定位不尽一致,决定中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公司股票于2016年11月1日开市起停牌。

钱江生化于2016年2月26日启动并于5月31日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属于《证券法》规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资行为跟重大的购置财产的决定”,该信息在公开前为真相信息,内幕信息敏感期为2016年2月26日至5月31日。钱江生化副总经理朱某同为真相信息知情人,知悉时间2016年2月26日。

胡鸣一与真相信息知情人朱某同是两人关系,属关系密切的近亲属。“胡鸣一”账户实际掌控人和操作人为胡鸣一。“胡鸣一”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仅交易“钱江生化”一只证券,连续三笔均是单向买入。该款项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累计卖出“钱江生化”股票1万股,成交总额9.72万元公司高管炒股限制,2017年10月31日全部售出公司高管炒股限制,成交总额8.25万元,亏损1.47亿元。

虽然胡鸣一称其并不知道此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但其股票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交易“钱江生化”股票行为异常,且对此类交易情形不能作出适当说明并且提供证据排除其存在通过内幕信息从事相关证券交易活动。

朱毅超则是真相信息知情人朱某同的女儿,平时与朱某同一同居住,属关系密切的近亲属。

“沈某”账户实际掌控人和操作人为朱毅超。“沈某”账户自2011年9月2日开户以来始终无其他交易,直到“钱江生化”股票复牌前三天即2016年5月27日转入20万资金,并在该股退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即2016年5月30日买入“钱江生化”14.9万元,使用了进入资金量的74.5%。其交易情形严重异常,无有效理解。2017年10月31日全部售出,成交总额12.26万元,亏损2.64万元。

以上违规事实,有帐户开户、交易流水、银行支付记录、情况表明、当事人及其它相关人员告知笔录等证物证明,足以判定。

胡鸣一、朱毅超于真相信息敏感期内交易“钱江生化”股票行为违背《证券法》规定,构成内幕交易违法行为。胡鸣一、朱毅超提出谏言意见:未进行获利抛售,未产生实际亏损,应从轻处罚。浙江证监局采纳胡鸣一、朱毅超有关处罚结果的申诉申辩意见,予以调整。浙江证监局决定:对胡鸣一处以3万元罚款,对朱毅超处以5万元罚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7号配资在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g-mg.com/2796.html

作者: 股票配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