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亮起 场外配资“迫降”

□本报记者 刘夏村 徐文擎

两道“金牌”

“一起渡过这个难关。”2015年7月13日凌晨4点,米牛网CEO柳阳在一封公开信中说,7月12日深夜,公司管理层集体做出一个艰难决定,停止股票质押借款中介销售。

这位知名股票配资网站的CEO说,股票质押借款中介销售是米牛的明星业务,业务的灵感源于于对线下特色配资业务的规划化、去上面化跟实名制改造,自2014年9月8日上线以来,累计交易额达到49.23亿元。柳阳说:“由于时间仓促,尽管我们之前有所准备,但这个决定势必会对公司带来很大的妨碍。”

让柳阳仓促作出这么重大决定的一个重要因素是,7月12日证监会下发的《关于清理整治违规从事银行销售活动的看法》。这份文件声称:“一段时期期间,部分机构跟个人通过信息系统为用户开立虚拟银行帐户,借用他人证券款项、出借本人证券帐户等,代理客户买卖股票,违反了《证券法》、《证券公司监督管理条例》关于证券账户实名制、未经许可从事银行销售的要求,损害了投资者合法权益,严重妨碍了股票市场秩序。近日随着行业回稳,这些违法问题都发生了卷土重来的势头,可能继续威胁股票市场平稳运转,必须给予清理整治。”同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也向各地网信办和网站下发通告,要求逐步清理“配资炒股”等非法网络宣传广告信息。

实际上,这未并非执法层第一次规范场外配资。早在今年2月,证监会就禁止银行公司通过代销伞形信托、P2P平台、自主研发相关投资融券服务平台等方式,为用户与对方、客户与顾客之间的投资融券活动提供其他方便和服务。此后,有关部门又于4月17日表示,证券公司不得以任何手段开展场外股票配资、伞形信托等活动。不过,上述种种新规对场外配资的妨碍并不大,甚至在此后的4、5月份,场外配资规模持续长期增强。某大型配资公司负责人认为,这大致是因为前面的几次禁令针对券商,所以并没有对配资公司造成更大影响。

此后,证监会又于6月发布《关于建立证券公司信息系统外部传输管理的通告》。上述配资公司负责人说,也就是从那时起,其公司决定着手逐步降低新增业务。不过,真正停止新增业务配资公司,是在7月12日的新规下来以后。他说:“按照新的要求,场外配资都尚未被定义成违法了,还什么作?”

长江证券在最近的一份研报中亦指出,7月12日《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是对6月12日《关于建立证券公司信息系统外部传输管理的通告》的进一步明确和完善:一是确定了各省证监局核实工作、协会评定认证工作的时间表,对证券公司的审查工作指出了更高的规定;二是新增了对美国结算的账号实名检查及监管规定,首次确立信息技术服务机构等相关方直接或间接违法从事证券活动的,应当清理整治,在6月12日前的增量可以继续运转并逐渐完善,但不得新增用户、账户和资产;三是加强了管理力度,对非法犯罪行为将予以移送公安机关。

迅速式微

7月12日的两道“金牌”之后,包括米牛网、金斧子在内的诸多场外配资机构宣称停止新增销售,并声称妥善处置好存量业务。PPmoney公关部负责人说:“目前,我们平台上股票配资的入口尚未下线了,只保护存量,等到这部分协议期满了就中止该项服务。目前存续的协议分不同的时限,最长的年限是贷款6个月,预估剩下的协议平均到期时长在3个月左右。”

不过,这场监管者发动多个部门联合对场外配资清理的活动却在继续。

7月14日,中国证券登记核算公司发布对于贯彻推行《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有关事项的通告,其中规定各银行公司、信托公司、基金监管公司及其子公司、私募基金、期货公司应当对名下开立的银行公司定向资产监管专用证券帐户、证券公司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专用证券款项、基金监管公司特定用户资产管控专用证券帐户、信托产品期货账户、私募基金证券帐户、期货公司资产监管方案证券款项进行逐步自查。

显然,这场监管层对场外配资的重拳清理,已经由民间配资扩散至伞形信托。多家信托公司相关销售专家证实,其公司已经中止了新增伞形信托业务,包括新增子账户。某私募公司人士证实:“随着公司伞形信托规模日益增多,风控压力逐渐严重在线股票配资,所以我们公司在两周之前就中止了这一销售。”另外一家信托公司人士亦声称,公司已经决定暂且不做伞形信托了,存续的子单元在到期后也有其实不允许展期。值得关注的是,据外媒报导,某南方信托公司更是对内下发业务通告线上股票配资平台排行,计划中止所有结构化信托业务,包括存续期内的债券销售。这意味着,该公司的全部伞形信托、单一账户结构化信托业务却将中止。业内人士指出,停止伞形信托新增销售,将意味着那些通过“伞中伞”模式建立业务的坊间配资公司也能够缩减幅度。

事情却在发酵。7月16日,恒生电子发布通告表示,为贯彻证监会《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将取消HOMS系统其他款项开立功能,关闭HOMS系统现有零资产账户的全部功能,通知所有用户,不得再对现有账户增资。据业内人士介绍,HOMS是现在场外配资进行伞形分仓最常见的一种信息系统。此外,据外媒报导,另外两大场外配资信息系统供应商铭创软件和同花顺亦陆续采用了诸如措施。

这不仅是场外配资中常用的伞形配资业务的“灭顶之灾”。7月17日之后,多家大型民间配资平台开始公告存量业务用户,建议尽早清盘。其中一家配资公司的客服人员声称,其原因在于现在HOMS系统尚未中止了补仓功能,所以与其等突破预警线、平仓线被强平,还不如自己主动清盘。这意味着,目前作为一些场外配资机构而言,不仅新增销售能够参与,就连存量业务也能被迅速清理。

客观存在的需求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在监管者的“组合拳”之下,仅仅一周时间上,原本热火朝天的场外配资就要面对新增销售停止,甚至一些增量业务也能被加速清理的窘境。

对于此番重拳清理的原因,证监会在7月12日的通告中说:“场外配资又发生了卷土重来的势头,可能继续衰退股票市场平稳运转,必须给予清理整治。”实际上,杠杆资金助涨助跌的作用在此轮大跌中体现得淋漓尽致,特别是在最近的迅速上升中仍然引起民众对系统性金融危机的忧虑,使得监管者目前对A股市场的稳步演变有着更为严格的衡量,而高杠杆且存在种种不明晰可能的场外配资则首当其冲,被清理整顿。

不过,随着局势的演进,一些隐约可见的现象亦值得关注。日前,武汉一家线下配资公司董事长称,一些从券商平台跟线上P2P退下来的资金最近找到它们,使人们的业务量同比有了不小提高。事实上,在配资需求仍然存在的背景下,场外配资由线上转到线下,由明处转到暗处正为业内人士所质疑。某大型互联网配资公司高管说:“在清理整顿之下,很可能一些资金能选择那些原始的配资方式,那些刚刚流行了十多年的‘个人账户、人工盯盘’的方式可能会再度大规模袭来”。这位老板口中的原始配资方式,具体而言即配资机构开立个人账户供配资客使用,账户由配资公司控制,资金则来源于典当行等机构,利率较高,风险更大。

“牛市时,对杠杆的意愿是理性存在的”,曾顺利预言了此轮大跌的国泰君安证券总裁宏观分析师任泽平在最近的一份研报中声称,与美国相比,A股市场投资合法渠道门槛高,场外配资杠杆高。他说:“开立两融账户必须保证金至少50万元及普通卡内开户2年,挤出了一批散户。大批散户涌向场外配资,杠杆高达1:4-1:10。与此相比,美国两融门槛较低。”

他建议,一是想将场外配资纳入监管范围,规范透明;二是开大门,堵偏门,降低投资门槛,差异化融资利息;三是转型融券业务;四是严控两融标的、融资比重及股份质押比例;五是因为两融合伞形信托等牵涉跨部门监管,建议成立一行三会联合行动小组。

2015年7月12日,A股趋稳后的第一个周末,证监会公布了《关于清理整治违规从事银行销售活动的看法》,表示近期促使市场低迷,场外配资又发生了卷土重来的势头,可能继续衰退股票市场平稳运转,必须依法拆除整治。同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向各地网信办和网站下发通告线上股票配资平台排行,要求逐步清理“配资炒股”等非法网络宣传广告信息。当天下午,知名网络配资平台“米牛网”宣布中止其股票配资业务。

此后的一周,事情却在发酵,之前风生水起的场外配资迅速弱化式微。实际上,包括场外配资在内的杠杆资金又在过去的一年中为这轮大跌推波助澜,也是今日继续三周大跌的“加速器”。在遭遇了这场并且被怀疑遭到系统性金融危机的“股灾”之后,A股市场的稳固自然遭到监管者更为严厉的考验。

场外配资,这项被监管层多次完善都再在A股趋稳后显现复苏之势的业务,在这时作为了“出头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7号配资在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g-mg.com/3072.html

作者: 股票配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