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晋系老板股市赚100万起家 被抓后尚欠52.6亿未支付

有限合伙公司炒股

中晋系的高管徐勤喜欢孔雀。在他上海汤臣一品的家中,一只火鸡被饲养在门厅的笼子上。

孔雀身后,是一幅占据了整面墙的很大油画:徐勤和丈夫殷某面带微笑,站在德国波尔多酒庄的葡萄园里,身后是中晋系的7名高管。

“这个酒庄只要1000万美元,觉得便宜就到看看。”在上海市看守所,徐勤轻描淡写地向澎湃新闻记者回忆当时的奢华生活,“都是投资人的钱。”

投资人曾是徐勤的“现金奶牛”。

借助庞大的投资者们,中晋的老总月入百万,花900多万邀请知名台球运动员代言,每年700万冠名上海高收视率电视节目,办公楼遍布伦敦最高档写字楼,包专机到南极、欧洲旅行。

5月13日,中晋系的命运戛然而止。包括徐勤在内的“中晋系”35名高管和销售职员因非法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检察机关批准处决,由公安机关依法执行。

自有资金炒股挣100万后金茂大厦开公司

1981年,徐勤出生在一个上海普通工人家庭中,1999年从杨浦区宁武中学毕业后,他先在青岛当兵,2008年回到北京,成为沪上某三甲学校基建规划科的一名普通科员。

徐勤人生第一个转折点,发生在2011年9月。他筹资股票,用自有资金炒股,赚到了100万。同时,他在金茂大厦31楼租赁了一间办公室,成立北京中晋财务咨询有限公司。

公司成立后,11月1日起,印制了贷款协议,聘请了融资经理,向社会不相应对象借款,并约定月利率2%的收益。

2013年,又设立了中晋股权融资基金监管(上海)有限公司,印制了股权投资基金协议,通过互联网大量招募经验丰富的顾客经理,向社会不相应对象公开宣扬,以年化利率4%-12%的收益吸收资金。

此后,根据徐勤的设计,由中晋财务公司来负责记录统计各个筹集经费的产品融资人的本息、投资时间、应支付的本息,到期时间、投资人信息及要借贷给用户经理的佣金等信息,由中晋资产公司作为业务平台来准确操作销售公司发布的各类募集资金产品。

违规成立220余家有限合伙企业

为快速得到更多资金,徐勤经常性举办各类投资促销活动,为了筹集经费,成立了近220余家有限合伙企业,徐勤向办案警察解释,成立这么多私募基金公司的初衷就是为了扩充投资者的数量。

根据《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有限合伙企业的合伙人限定为50人,为了不受该条例的限制,可以向更多社会公众筹集经费,徐勤成立了220余个有限合伙企业。

按照私募基金管理办法,正规的私募基金应该对特殊的公众开放投资产品,投资资金为100万以上,每个投资者通过资格审查,此外,基金应该有特殊的融资项目,并且不可公开宣传。

而中晋系的私募基金有限合伙公司炒股,一一违反了下列要求,他们利用公开宣扬,对社会不相应的公众开放,投资资金的门槛低到了5万元,徐勤也证实,对投资者的核查并不严格,从来不排除不合格的投资者,而融资的项目,实则就是中晋系的关联公司有限合伙公司炒股,或是虚假的项目。

经过公安机关核实,其中只是一家私募基金监管公司在证监部门作过审批。

中晋系的迅速壮大,离不开其几千名理财经理的销售发展。徐勤介绍,在招聘时,非常重视学生此前积累的顾客资源。理财经理入职后,大多在朋友圈发一些很高年化收益率的投资产品,以吸引自己的亲友好友。

口头承诺年化率甚至高于12%

根据《私募基金管理办法》配资公司,在协议中不可承诺确切收益,因此,中晋系的投资者都会达成4份协议,并且获得基金经理的口头约定。“没有回报承诺,肯定没有人投资”徐勤很了解这其中的关键。

“我让基金经理12%的年化率,我也不知道对方让用户承诺多少,有的经理为了冲业绩,甚至能给出高于12%的许诺。”徐勤说。

私募基金投资的项目,实则为中晋系的关联公司。为了使投资者有信心,徐勤投入了约1.48亿元包装私募基金的项目。

据办案警察介绍,中晋系利用母公司给关联公司买单的形式,为关联公司增加营业额。以徐勤控制的国太集团名下的羽泰信息为例,为了提高羽泰信息的营业额,发动业务员在上面找到可以合作的第三方公司,通过购买羽泰开发的硬件的方法配资平台,提高营业额。

比如,第三方公司支付100万元购买羽泰信息开发的硬件。随后,国太集团会支付110万元再订购这家公司的品牌,作为第三方公司赚了10万,羽泰信息增加了100万的营业额。整个过程中,软件的研发费用为0元,利润为100万。而达成这单销售的业务员也可以获得不菲的奖金。徐勤供述,自己能利用这个方式来使相关子公司上市,但是仍然没有成功过。

国太集团作为母公司,不断为其关联子公司输血,而投资者就是造血机器。“因为集中包装一个公司容易引起注意,所以都是分散投资。”徐勤对澎湃新闻解释,中晋系一共包装了近10个关联子公司,而这种的关联公司共有120余个。

澎湃新闻从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七支队支队长陈琪处获悉,像这种的第三方公司,也能被法院审理,涉及的资金成为涉案也未被冻结。

危机:每月费用超1.5亿元

租借大量大面积的高端商务楼、外滩的中晋1824博物馆、陆家嘴的航空展馆、陈列豪华跑车等形式向外展现公司有强大能力的假象,并以中晋合伙人名义代言赞助上海高收视率电视节目,每年的赞助费为700多万元;聘请知名台球运动员作为中晋公司形象代言人,支付冠名费900万。

高频次发生在公众视线中,让国太控股、中晋系公司树立起高大上的形象,保持了肯定的影响力和良好形象。

据徐勤供述,整个国太控股和中晋系公司,包括220余家私募基金公司、120余家子公司,每天的经营成本支出达300万元,包括办公场地费用、员工薪资补助、佣金、经营日常开支等,另外支付让投资人的本息每天费用也是200万元左右,每个月的总额达到1.5亿元。

上述种种情形,都是“为了使投资者觉得我们资金雄厚,有背景”,徐勤解释。而实际上,国太投资控股集团对外宣传可以进行民用航空器驾照培训,直至徐勤被捕,无人在此考出驾照。同样的,除了投资者不断供血,中晋系的相关子公司几乎没有实体业务,毫无造血功能。

52.6亿元尚未兑付

4月4日,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正打算入境的徐勤等人被公安机关截获,其余30多名公司高管核心成员也相继被抓获。

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七支队支队长陈琪表示,公安机关在接到匿名举报后参与了逮捕工作,因为看到徐勤已经在美国购入了港股,有向国外转移资产的理由,并且看到他能动身出境。为了避免投资者的代价,专案组选择在中晋系资金链看起来还已破裂的状况下参与了行动。

截至案发,中晋系累计向2.5万名投资者非法吸收金额合计逾399亿余元,未赎回金额52亿余元,涉及投资者1.28余万名,其中逾90%的投资人在上海。据徐勤供述,目前,尚未偿付的资金有52.6亿元,其中,投资总额超过100万元的投资人大约有1.26万人,投资总额至少在40亿元。

通过公安部门调查,上述资金主要用于:1、支付费用、业务员佣金;2、公司员工的薪酬、奖金;3、房租物业价格;4、为虚增销售总额,额外支付贸易补助及补偿;5、支付广告成本;6、徐某个人挥霍近5亿元,包括购入豪车1.48亿余元、豪宅3亿余元、游艇1390万、包机豪华旅行2300万余元; 7、购买美国上市公司股权2.5亿余元,这几支股票均为“仙股”。上述款项总额均来源于投资者的大额投资资金。

案发后,公安机关迅速对涉案公司及员工的证券资金、房产、车辆等资产采取逮捕、查封、冻结措施,并积极参与追赃挽损工作,以最大限度减少投资人伤亡。据办案警察介绍,对于现在未归还的追缴车辆、游艇,公安机关使用办案经费专门出租场地保存,并定时对车辆进行养护维护,使汽车保持较好车况,以便于后期拍卖处置等工作。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7号配资在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g-mg.com/3110.html

作者: 股票配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