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最高法院公告案:刘国平没有挪用资金罪名

裁判摘要

在无法确定企业的经济性质时,根据本条第一款的规定公司法定代表人挪用资金炒股,企业负责人将企业资金转入个人账户进行股票交易的行为,不得视为盗用。 《刑法资助罪》中的272条。

试用

检察机关:山西晋中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刘国平,男,现年33岁,山西省静乐县人,深圳市三金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公司,深圳市福永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法人代表。 公司,2000年5月29日被捕。

山西省晋中市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刘国平侵吞单位资金罪,向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起诉书称:被告人刘国平担任深圳市福永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公司(以下简称福永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时,支付了公司 15万元。 1995年10月16日配资炒股,资金转入海南证券公司深圳证券营业部(以下简称证券营业部),并以自己的名义开立了股票交易账户。到目前为止,该款项尚未偿还,他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72本条的规定构成挪用单位资金的罪行,请依法判处<。

被告人刘国平对起诉书中的事实供认不讳,但辩称该股票交易是深圳三金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公司(以下简称三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福永公司成立的单位刘富平同意公司进行股票交易,并且从股市中提取的资金也以公司为主,因此这并不构成犯罪。刘国平的辩护人提出,福永公司是刘国平的兄弟刘福平所拥有的私营企业,刘国平使用公司部分投资了刘福平安排的股票,并使用了刘国平从股票市场撤出的现金每日支出公司。起诉刘国平涉嫌犯罪的起诉书事实不清楚,应宣布无充分证据。

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后发现:

1995年10月12日,被告人刘国平指示三进公司的收银员马倩将15万元从三进公司的帐户中转入福永公司,并于10月16日转入。以您自己的名义在证券业务部门开设的帐户,用于股票交易。除了由于股市下跌造成的一些损失外,其余大部分资金被刘国平撤回了现金。

另外的调查:福永公司由三晋公司和晋中职业高中(以下简称晋中职业高中)于1995年7月6日共同成立,被告人刘国平为公司。董事和法定代表人。三晋公司由山西高等教育铸造总厂(以下简称“高等教育铸造厂”)和深圳马鞍山经济发展公司于1993年7月12日成立。注册企业为全民所有制(内联),法定代表人为刘富平;晋中职业学校也是由该大学的铸造厂建立的。大学铸造厂原名山西高等学校铸造实验厂。该工厂由山西大学基础设施研究会和晋中师范学院(以下简称晋中师范学院)于1989年6月10日共同发起。注册经济性质为集体所有。法定代表人为刘富平,负责单位为山西大学基础设施研究会和晋中师范学院,后改为中都建设工程处。

证实上述事实的证据是:

1.大学铸造的企业注册资料,三金公司和福永公司。

2.马倩的证明,主要内容是:先将15万元从三金公司户口转入福永公司户口,再转入股票市场配资平台,刘国平称之为。

3.开户信息和转账凭证用于证明证券营业部的刘国平帐户于1995年10月12日开立; 1995年10月16日,将15万元从三金公司转移到了福永公司,并转入了证券营业部刘国平的帐户。

法人股东挪用公司资金_公司法定代表人挪用资金炒股_挪用公司资金罪

4.刘国平的供述,主要内容是:承认将15万元的福永公司进入股票市场是他的责任。

晋中中级人民法院认为:

《刑法》第272条第1款规定:“ 公司企业或其他单位的雇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本单位的自用资金或贷给他人的款额,相对较大的,未缴纳三个月以上或者金额不超过三个月但从事营利性活动或者违法活动的,处以无期徒刑。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拘役;挪用单位大量资金的,或者不予退还的,处三至十年有期徒刑。根据《刑法》的规定,挪用资金罪的主体是非国家公司,企业或其他单位的非国家人员,犯罪的对象是公司,即企业或其他单位的资金,特别是企业或其他单位在一定时期内的占有,使用和获利的权利,侵权的对象是单位的资金,该犯罪主观上表现为直接意图,其目的是在一定时期内非法占用和使用单位的资金,而不是私自使用,其犯罪行为客观地表现为犯罪者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公款。其单位自用或贷给他人的,数额较大,不超过三个月不还款;或者数额不超过三个月,较大,从事牟利活动或违法活动。法律在“财产侵权罪”一章中规定了该罪行,目的是保护公司,企业或其他单位的自有资金拥有,使用和获利的权利。

起诉书称,被告人刘国平将公司 15万元转至以福永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身份在证券营业部以自己的名字开设的账户,以进行股票交易。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足以证实。但是,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国有或集体单位已在福永公司,晋中职业学校,三金公司和高等学校的铸造厂进行了投资,因此认定福永公司是一个国有经济。证据不足。刘国平和他的辩护者提出,福永公司是由刘福平的兄弟刘福平拥有的私人公司。刘国平由刘富平安排投资股票;刘国平从股票市场提取的现金已用于公司中的日常支出;由于这些原因,没有确凿的证据。已确认,因此不被接受。

据此,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62条(三),关于“证据不足以判定被告有罪, ,“无罪的裁决不能证明所指控的罪行”,2002年12月30日的裁决:

被告刘国平无罪。

一审判决宣告成立后,晋中市人民检察院提出了抗议,理由是:大学铸造厂,三晋公司和福永公司的企业注册材料和相关变更程序,证人王文林的《晋中师范学院实习生工厂房地产价格评估报告》和证人王文林的《态势陈述》证明了这三个企业之间存在从属关系,即福永公司属于三晋公司,三晋公司隶属于University Foundry; University Foundry的注册企业为集体所有,注册地点在晋中师范大学。其他证据证明,大学铸造厂成立后已从金融机构获得贷款,晋中师范学院的实习工厂将成立大学铸造厂,并向工商部门和土地管理部门缴纳管理费。集体在大学铸造厂有资本和场地投资。大学铸造的企业性质是集体所有权。当然,其下的三金公司和福永公司也应该是集体所有制企业。最初的判决认为,刘国平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福永公司公有制的经济性质是有罪的,这是错误的,应重新修订。

在原审中,被告人刘国平辩称,将15万元从福永公司转到证券营业部进行股票交易是按照刘福平的安排进行的。股票损失了3万元人民币,剩余的12万元人民币用于提取现金以支付公司的差旅费,物业管理费,员工薪水,生活费和其他日常费用。这是合法行为,不是犯罪。一审判决是正确的,应予以维持。刘国平的辩护人认为:(1)刘国平是根据三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刘福平的安排,从福永公司转移了15万元的股票。这笔款项最终用于日常支出(公司的证据)。一审经过交叉盘问的证据证实了这一点。检察机关指控刘国平利用其职务挪用了单位资金。事实无法成立。(2)证据证实当1989年6月大学铸造厂成立时,尽管它是一家集体企业,但当时的发起人山西大学基础设施研究协会和协办单位晋中师范学院申请建立工厂,既没有出资,也没有投资土地或房屋,由法人代表刘富平出资,并在榆次苗圃租用了房屋和房屋。安装后即投入生产。这是在一定历史条件下产生的“统一命名,但实际上是私有的”红帽企业。根据有关法律法规,确定企业性质并定义产权。不应注册为公司法人。要根据公司的经济性质来定义资产的性质,并追踪企业的初始投资的资金来源公司法定代表人挪用资金炒股,应根据以下原则确定:谁投资,谁拥有,谁受益。”据此,大学铸造厂应该是私营企业,作为大学铸造厂的子公司三金公司和福永公司也应该是经济性质相同的企业。作为University Foundry和Sanjin 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刘富平有权决定并安排刘国平使用公司的资金购买股票。刘国平按照刘富平的安排将资金转入股票。他的行为并不构成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单位资金购买个人股票,也不构成挪用资金罪。抗议活动指控刘国平挪用资金,该罪行没有被定罪。请二审法院依法审判。

审判后,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除确认一次审查中发现的事实外,还发现:

关于福永公司和三金公司的隶属关系以及企业性质。福永公司属于Sanjin 公司,而Sanjin 公司属于University Foundry。申请高校铸造厂注册时,虽然注册地点在晋中师范学院,注册企业为集体所有,但实际上,工厂从未在晋中师范学院进行生产经营活动。建造工厂并安装设备后,辅助托儿所的场地和房屋将投入生产。虽然检察院将晋中师范学院实习工厂的凭单列明了代工厂向工业和商业部门支付的498元人民币的铸造厂注册费,并向土地管理部门支付了1万元人民币的管理费,但还签发了欠条。由大学铸造厂的有关人员或部门负责。并且还款程序已备案,确认这两个资金是晋中师范大学实习工厂和大学铸造厂之间的资本贷款交换,而不是晋中师范大学实习工厂对大学铸造厂的投资。检察机关援引的证据表明,大学代工厂已从金融机构获得贷款,只能证明该工厂自1992年以来就使用了贷款。无法证明该工厂自1989年6月以来就建立了贷款,更不用说这些贷款了。组织者在工厂中的投资。因此,可以确定大学铸造厂,三晋大学,福永大学和晋中职业学校是公有(包括集体所有)经济企业,证据不足。

挪用公司资金罪_公司法定代表人挪用资金炒股_法人股东挪用公司资金

约15万元的流量。被告人刘国平在原审中处理的15万元被刘国平撤回现金,但因股市指数下跌而蒙受了损失。这笔现金是否将用于刘国平的日常开支公司,尚待财务部门解决。

以上事实是在一审中发现的证据。二审中,被告人刘国平的辩护人和辩护人补充了证人王文林,证人毛宝山,徐东明,范文旭,王寿田,王守义,王守国提交的《陈述书》。复生,范玉明的证明材料,山西省榆次市国有苗圃与大学铸造厂签订的《租赁合同》,经榆次市公证处公证,晋中师范学院实习生证书支付工商,土地管理部门的管理费,铸造有关人员或部门出具的大学欠条和还款程序,以及晋中市物价局的《实习生工厂房地产价格评估报告》。晋中师范学院”等证据证实了这一点。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

抗议当局提交的补充证据不能证实在建立三代金铸造厂和福永牌铸造厂之初,国有和集体单位对上述企业进行了投资,因此这三个单位被确定为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公有经济企业。当公司的经济性质不清楚时,就无法确定三金公司的董事和福永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刘国平在原始审判中拥有哪些权利。因此,尽管刘国平的股票交易资金转移明确,证据确凿,但仍不能构成《刑法》第272条第一款规定的挪用资金罪。一审中发现的事实是明确的,证据是正确的。适用法律裁定刘国平无罪是正确的。抗议机关的抗议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得采用。在刘国平的辩护和辩护意见中,采用了合理的部分。

据此,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3年10月27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款裁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7号配资在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g-mg.com/4689.html

作者: 股票配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