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杠杆惨案 原创 又一家VC折戟A股

2020年12月14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公司汇成科技发布临时停牌公告,称其为“计划内的控制权变更”。汇成科技目前的控股股东是成立的风险投资机构新中立。在过去的四年中,新中里围绕汇成科技进行了资本运营,过程难度大,难以描述结果。最新的公告显示,新中里可能承认失败并离开。

在此之前的一周,新中里的保证金交易和证券借贷已经清算,从而多次被动地减少了其对汇成科技股票的持有。

在2020年12月1日之前,新中立通过多名股东持有汇成科技24.01%的股份。到12月12日,新中立的持股比例已降至19.40%,该下降是由于清算导致的被动减持。可以预见的是,如果汇成科技的股价继续下跌,那么被动减少的规模将继续扩大。

四年前,新中里斥巨资收购了汇成科技的控股权,试图围绕“壳” 公司进行激烈的资本运营,但目前陷入了泥潭。

过去几年,许多风险投资或私募股权机构都试图控制上市公司,但是由于过度的杠杆作用和监管变化,发生了许多“悲惨事件”。此前,平原资本(Plain Capital)持有四川金鼎等案件在随后的资产重组中均遇到了问题。最后,这不仅浪费钱,甚至彻底撤退。

被动减少持股量令人担忧

以下是2020年12月1日至12月9日与新中里一致行动的各股东的持股量减少情况:

2020年6月,新中利又进行了另一轮“主动”减持。 6月12日和6月16日,由于产品到期,由新中里管理的恭清城新中里宝新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新中里宝新”)两次减持股份总数4.92%。

深圳证券交易所的监管函显示,与新中里一致行动的一方复兴福建沁园春一号私人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沁园春一号”基金)应事先宣布减持。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的数据,当新中里宝信和沁园春一号基金所持有的公司股总减持幅度达到5%时,他们未能及时停止交易并按要求发出了信函。

事实上,新中里的被动减持已超过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要求,即“在六个月内通过证券交易系统出售的公司股少于公司股总数的5%”。然而,面对逐渐失去的股票,资本链紧张的新中里现在显然无法阻止它。如果继续减少,新中立将很快面临失去对汇成科技的控制的风险。

在此之前,新中里曾多次尝试通过一致行动协议等非常规方法来维持汇成科技控制权的稳定性。

公告显示,2020年12月4日,由于of展,证券借贷业务的成熟和无续签计划,北京新中立普生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新中立普新”) ”),将1.汇成科技65%的股份转让给深圳深邮资产指定的上海期货投资。同时,新中里的儿子公司中驰汇成(目前为汇成科技的控股股东)与深圳神游资产和上海期货投资公司签署了《汇兑协议》。

此前,新中里在2020年7月13日将3.直接持有的汇成科技39%的股份转让给了复兴沁源春第一私募股权证券投资基金。随后,新中里与基金经理广州复兴投资有限公司和有限合伙人签署了《音乐会人员协议》。

在2020年6月29日,由于产品到期,新中保报将汇成科技3. 71%的股份转让给了日照汇银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同样,双方还签署了《人民一致行动协定》。

经过多次股权转让和减持后,实际上由新中里和王朝永控制的现有股东仅持有汇成科技16.的21%。通过《与会人员协议》,新中立实际上拥有2 1. 31%的投票权股票配资平台,并仍然是汇成科技的控股股东。但是,这种持有位置显然非常脆弱,并且取决于汇成科技的股价表现。

股票杠杆什么意思_股票杠杆惨案_股票怎么加杠杆

截至2020年12月10日,新中立集团持有以下汇成科技股票:

股票杠杆惨案

高杠杆并购

单中立是一位资深风投,成立于1999年,目前由王朝永和李一飞控制。自2015年以来,新中里试图围绕新三板和A股进行一些资本安排。当年10月,新中里在新三板上市。 2016年5月,新中里收购了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汇成科技(前身为深圳汇成),开始了曲折的资本运营。

并购汇成科技最显着的特点是其高杠杆率。

根据汇成科技于2016年4月8日发布的公告,中驰汇成之子新中里公司以16.人民币5亿元的价格从汇成科技的原控制人手中收购。 k5] 1 1. 1%的股份(为避免重大资产重组股票杠杆惨案,受让方随后由王朝永公司分为中驰吉塑和中原新)。与当时的汇成科技股票价格相比,交易价格溢价高达11 3. 74%。可以说,新中里为了夺回汇成科技的控股权已经花了钱。

但是,在总代价16. 5亿元人民币中,新中里没有花多少钱。中驰汇成与汇成科技的原控制人签署转让协议后,立即与招商财富签署了融资协议,其中质押了汇成科技的大部分股份。贷款额达到12亿元,目的是支付转让款。这些股票的价格。这次操作后,新中里仅用了4.5亿元来杠杆16. 5亿元。此外,2017年1月,中驰汇城将剩余的全部股票抵押给国信证券,并投入资金78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股票杠杆什么意思_股票怎么加杠杆_股票杠杆惨案

完成对中驰汇城的收购后,新中立还通过其他持股平台继续增加其对汇成科技的持股,以扩大其持股比例。截至2019年3月,新中里持有汇成科技29.3%的股份。新中里增持股票的方法包括制定资产管理计划,保证金融资和证券借贷,股票质押等。其背后的杠杆倍数未知。

重组困难

在新中立接管之前股票杠杆惨案,汇成科技是一家电网设备供应商,其业绩逐年下降,2017年亏损超过1亿。因此,新中立显然是出于资产重组的目的。市场上流传的汇成技术丑闻包括准备回国的奇虎360和新中里本身,但都没有实现。

过去几年的劣势在于,新中里已经赶上了新一轮对A股并购的严格监管。首先,引入了新的后门法规,然后又严格控制了上市公司跨境并购轻型资产(如游戏和电影和电视)的并购公司。新中里为汇成科技安排的资产重组计划经历了波折。它回应了几轮询问并多次修改了计划。

直到2017年12月,汇成科技终于完成了对游戏公司 Duo Kemeng的收购,但仍有“尾巴”有待解决。整个交易可以大致分为四个步骤。

1. 2016年12月,汇成科技,信众利和中航信托共同成立了北京信众利赞信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信众利赞信基金”)。基金总规模18亿元,其中汇成科技5.8亿元,新中立0.2亿元,中航信托12亿元。随后,Z鑫基金向多科蒙投资4亿元,获得多科蒙22.43%的股权。

2.2017年12月在线配资平台,汇成科技以1 3. 8亿现金收购了德国多梦网其余77.57%的股份。其中8.3亿元来自中航信托的资产管理计划贷款,年利率为9%,占收购资金的60%。

股票怎么加杠杆_股票杠杆什么意思_股票杠杆惨案

3.在第二步的同时,新中立赞信基金以6亿元的价格将其所持有的多克梦22.43%的股份转让给了中济投资。中济投资有限公司是由河北省工商业联合会牵头的股份制有限公司,由河北省9家民营企业共同设立。此举可以消除汇成科技与多克梦之间的关系,并有助于通过资产重组计划。

4.汇成科技继续收购中机投资所持有的多克梦股份。此步骤尚未完成。最新发展是,2020年4月,汇成科技宣布,拟以不超过32亿元人民币的自有资金(包括自筹资金)收购中济投资持有的资产。朵可梦12%的股权。

从大可梦的后续表现来看,此次收购应被视为成功。多科蒙2019年实现净利润2.54亿元,超过了业绩预期。 2020年是Duo Kemeng结束其表现投注的第一年。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减少2771万元。业绩略有变化,但营业收入仍保持12%的可观增长。而且由于这种流行病,许多新游戏被推迟到了下半年,下半年的性能应该比上半年更好。

债务问题

《新中里》面临的问题是,随着汇成科技股价的持续下跌,高杠杆所导致的资金链紧缺变得越来越严重。被动地减少由保证金交易和卖空交易引起的持仓量显然是非常危险的信号。

2016年宣布收购鑫中立后,汇成科技连续五个交易日涨停,股价达到15元以上。但自2017年以来,汇成科技的股价已连续三年下跌。截至2020年12月12日收市,汇成科技的股价仅为5.19元,仅占2016年收购价的27%。根据过去四年的股价粗略估算,新中里收购汇成科技已经损失了大约15亿至20亿元人民币。

自从2015年在新三板上市以来,新中里已经进行了一轮由债务驱动的资产负债表扩张。就VC或PE标准而言,这是一种非典型的扩展方式。在VC / PE商业模式下,借贷通常非常谨慎。

2015年,新中里总负债8亿元,总资产3亿元,资产负债率22%。到2018年高峰,新中里的负债总额增至49.20亿元,总资产增至94.1亿元,资产负债率升至52%。接下来是去杠杆过程。到2020年上半年,新中里的总负债将降至29.6亿元,总资产为76. 20亿元,资产负债率为39%。

单仲li仍然面临巨大的还债压力。 2020年年中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6月,新中里账户中的货币资金2.3亿元人民币和流动资产24.8亿元人民币。同时,新中里的短期贷款余额为4亿元,流动负债为17.8亿元。

辛仲礼曾经“卖身”。 2019年6月,汇成科技宣布计划收购新中立风险投资基金管理业务的核心实体北京新中立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新中立”)。截至2018年12月31日,北京新中里共管理32项持续性基金(包括2项清算基金)。基金管理的申购规模为132.23亿元,实收规模为11 5.79亿元,基金管理的投资项目共120个(同一项目的累计投资计算)。总投资8 1. 30亿元;管理的项目102个(同一项目由不同资金投入的总和),管理项目总投资5 8.29亿元。

截至2019年3月,北京新中里的净资产为6.7亿元,计划以不少于7.5亿元的价格出售给汇成科技。如果交易完成,新中立将在九鼎之后完成另一家登陆A股的风险投资机构的壮举。当然,与九鼎相比,这笔交易可以说是白菜的价格。

但是在内部和外部麻烦的情况下,显然很难进行这项交易。交易消息公布仅三个月后,汇成科技再次宣布:“基于国内资本市场环境的变化,考虑到大多数中小股东的利益以及中小股东的长期发展。在上市公司时,它已决定放弃收购。

为什么运行列表公司这么困难?

PE Holdings的上市(也陷入债务公司),目前包括四川金鼎。四川金鼎的控股股东是深圳市简单到纯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简单到纯),这是一家由私募股权投资机构简单资本管理的基金。

普莱恩资本于2017年2月收购了水泥公司四川金鼎,并试图将其重组为一家新能源公司,但失败了。 2019年7月,由于股票质押和贷款纠纷,朴素之春持有的所有股票被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冻结。此后不久,简单之春又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另一项贷款诉讼。

持股公司是VC / PE行业的长期“梦想”。从理论上讲,VC / PE可以将基金投资的项目放入清单公司。一方面,它可以帮助列表公司变得更大和更强大;另一方面,它可以实现项目退出的好处,这是天作之合。

但是,新旧机构都经常损失A股。可以看出,列表公司看起来并不简单。在A股监管环境下,资产重组的不确定性极高。加上VC / PE试图将被投资公司公开上市的尝试公司,不可避免地涉及到的相关交易进一步放大了风险。更不用说,许多VC / PE机构使用杠杆或融资(或两者兼有)来获得上市的控股权公司。危险因素就像走钢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7号配资在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g-mg.com/4739.html

作者: 股票配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